999文學 > 帝霸信息頁 > 帝霸章節目錄
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3720章那枚戒指

    “隨便走走而已,沒有什么事。”李七夜笑了一下,說道。

    “隨便走走。”葉明師不由苦笑了一下,他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李七夜手戴著這么一只戒指,那是怎么樣的身份?有隨便走走這樣的說法嗎?只怕是每一次的駕臨,都必定有著他的深意,或者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那怕就算真的是隨便走走了,但,以這等身份,那怕是隨便走走,一旦讓人知道,那也是能掀起不小的浪瀾。

    “少爺或許可以去小圣山。”最后,葉明師此般說道。

    “上小圣山嗎?”李七夜笑了一下,抬頭,看著遠處那座可入云霄的小圣山。

    葉明師說道:“歷代皇帝,也都必須上小圣山封禪。少爺當然不需要封禪,但,若是只戒指加封,它就是名至實歸,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威力。”說到這里,他不由多看了一眼這只銅戒指。

    這一只銅戒指它可不僅僅是象征,它還有著非同小可的作用,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威力,不然的話,這一只銅戒指也不可能一代又一代傳承下來,傳承了千百萬年之久。

    “無所謂。”李七夜沒當作一回事,隨意地說道:“也就值幾塊銅板的戒指,用不著這么講究,湊合著用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這樣的話,讓葉明師不由苦笑了,他都說不出話來,這樣無價之寶的銅戒指,在李七夜眼中,那也僅僅只不過是也就值那么幾塊銅板的戒指而已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若是讓其他人聽到,說不定還以為李七夜這是瘋了。

    當然,葉明師很明白,他可以肯定,李七夜絕對沒有瘋掉,而且,李七夜也很清楚這枚銅戒指的價值。

    就是在這種明知這只銅戒指價值的情況之下,李七夜卻不把它當作一回事,這是多么可怕的人,這是擁有著多么可怕的魄力,這是連葉明師他自己都無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少爺是深不可測。”葉明師猶豫了一下,本是不該說,但,最后他還是說道:“但,若,若是少爺,少爺以后若想把它傳下去,只怕,只怕還是需要加封,畢竟,想要發揮它最大的威力,不是人人都能像少爺那般隨心。”

    這話本不是葉明師該說的,但是,葉明師還是說了,畢竟,對于他來說,尊上對他有因,他比任何人者心系此事。

    “傳承下去?”李七夜摸了摸下巴,露出了濃濃的笑容,笑著說道:“來玩個大抽獎也可以,誰抽到就歸誰,或者,把它拋到大街上,誰撿到,就歸誰。這樣選一個傳人,你覺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不可,萬萬不可。”葉明師被李七夜這樣的話嚇了一大跳,他都冷汗被嚇出來了,忙是搖手,說道:“少爺,千萬不可,此物乃是關系著江山社稷,億萬生靈。稍有差池,那就是生靈涂炭,還請少爺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沒事,就算我扔了,只怕假和尚也會第一個撿回來。”李七夜不在意,聳了聳肩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葉明師不由冷汗直冒,喘了一口氣之后,他不由擦了擦頭額上的冷汗,他相信,李七夜說得到做得到,如果他哪天真的是心血來潮,搞不好真的會把這只銅戒指扔出去。

    “少爺乃是賢明之人。”葉明師忙是說道:“相信少爺未來能會為江山社稷挑選一個賢明無雙的人來繼承……”?“好了,不要拍我馬屁。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,搖了搖頭,說道:“佛陀圣地的死活,我還真沒放在心上,也輪不到我去操心。”

    葉明師不由苦笑了一下,他都不知道該怎么樣去形容好,這樣的事情,實在是太離譜了,但是,這樣離譜的事情,偏偏李七夜有可能做得出來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倒是蠻關心佛陀圣地的嘛。”李七夜看了一眼葉明師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葉明師認真地說道:“不瞞少爺,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。若是佛陀圣地都支離破碎,落葉宗又何存?金杵王朝又何存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覺得,這枚戒指由你來繼承如何?”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葉明師被李七夜這突然冒出來的話嚇了一大跳,忙是搖手,說道:“我力薄微卑,何能承載,少爺開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過繼承沒有?”李七夜望著葉明師,淡淡地說道。

    李七夜這樣的神態,這樣的話,頓時讓葉明師不由為之心神一震,他知道李七夜這不是隨口說。

    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,神態莊重,說道:“少爺,此物,乃是無上權威,不瞞少爺,每個人都有私念,但,我卻不能承之。若我得此戒,何止是招來殺身之禍,只怕,佛陀圣地也在我手中大亂,我乃是佛陀圣地的罪人也。就算少爺傳于我,我也不敢承之。”

    葉明師這話是出于肺腑,并非是推托之辭,也并非是表里不一。

    雖然說,在別人眼中,他已經足夠強大了,甚至要并肩于四大宗師了,但是,他卻很清楚,以他的實力,根本就支撐不起佛陀圣地這樣的龐然大物。

    他一生的道行,只怕也是就此止步,若是他支撐起佛陀圣地,說不定佛陀圣地將會在他手中崩塌,不僅是他身死道消,只怕也會連累他的宗門,最后成為罪人。

    “難得你有這個心。”李七夜點了點頭,徐徐地說道:“在這佛陀圣地,又有多少人想取而代之呢。”

    話提及于此,葉明師就閉口不談了,畢竟,他身份很敏感,他是金杵王朝的國師,而且,他比世人知道更多不為人知的事情,所以,有些東西,他更加不敢去談論。

    “如果說。”李七夜笑盈盈地看著葉明師,徐徐地說道:“這只戒指將會有傳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少爺?”葉明師明知道這話是廢話,但,他還是要這樣問。

    “沒錯,不是我。”李七夜露出濃濃的笑容,徐徐地說道:“但,我可以指定傳人,你說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葉明師沉默了一下,最終鄭重地點頭。

    頓了一下,葉明師望著李七夜,說道:“少爺若是指定傳人,更應該加封,畢竟,僅僅憑這只戒指的象征,難于服眾,難于掌物天下,若是加封此戒指,就不一般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是在誰的手里了。”李七夜不由露出濃濃的笑容,悠然地說道:“對于我來說,加封不加封,也沒有什么區別。”

    “少爺的意思?”葉明師不由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七夜雙目中的笑容就更濃了,悠然地說道:“沒什么,總會有人找死嘛,既然有人想不開尋死,成全他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七夜這隨口說出來的話,卻讓葉明師打了一個冷顫,讓他不由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這隨口說出來的話,卻讓葉明師覺得,在這剎那之間,血海滔天,尸骨如山,似乎在李七夜舉手投足之間,便已屠千萬。

    葉明師明白李七夜這句話的意思,也就是說,那怕李七夜不加封,如果他指定了傳人,那也一樣會堅有磐石。

    原因很簡單,順者昌,逆者亡,或許就是在那舉手投足之間,李七夜便屠千萬。

    不管有多么強大的大教宗門、疆國王朝,葉明師卻相信,只要李七夜決定去做,只怕一定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真的到了那一天,整個佛陀圣地必將會血流成河,甚至是改朝換代。

    所以,就在這剎那之間,葉明師聞到了一句濃郁無比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少爺不一定非要此般。”最后,葉明師不由苦笑了一下,說道:“加封之路,也是不錯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葉明師并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,畢竟,這絕對是十分殘酷的事情,對于整個佛陀圣地來說,那是有著巨大的沖擊。

    “那你認為呢?”李七夜悠然地說道:“你覺得有多少人會甘心呢?有多少人樂意平靜安穩地交接呢?”?這讓葉明師不由為之沉默了,這畢竟是無上的權柄,誰得到這樣的權柄,就可以主宰天下,這是讓任何人、任何大教宗門都會為之怦然心動的東西。

    如果說,沒有人動手,那絕對是假的,只不過最終是看誰沉不住氣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在葉明師沉默的時候,李七夜笑盈盈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葉明師毫不猶豫,伏拜于地,說道:“明師乃是佛陀圣地的弟子,當是聽從差遣,絕對不敢有貳心。”

    葉明師可不是個傻子,李七夜這隨口的一句話,那就是意味著什么?他能不清楚嗎??“起來吧。”李七夜笑了一下,說道:“我隨口說說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明師定竭盡全力。”盡管李七夜這般說,葉明師依然是恭敬,這也是他表達忠心的時候。

    或許,李七夜根本不需要他的效勞,但,未來他是需要指定傳人,所以,這是葉明師他自己該人做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“你倒聰明。”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:“這時日,聰明的人不多,懂得進退的人更少,知道自己位置的人,更是寥寥無幾。”

    葉明師垂手,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罷了,有時間,去看看吧。”最后,李七夜這么隨意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葉明師不由松了一口氣,說道:“此乃是蒼生福祉,少爺仁慈。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 | 加入書架 | 加入書簽 | 我要推薦

贵阳麻将机出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