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9文學 > 陸少的暖婚新妻信息頁 > 陸少的暖婚新妻章節目錄
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2040章 愛情的摸樣(2)

    表面上看,洛小夕似乎是變了,從一個購物達人變成了創業女性。

    但實際上,她還是那個恣意瀟灑的洛小夕。

    蘇簡安看起來沒有變化,仿佛還是那個溫柔無害的職場小白。

    然而,事實是,蘇簡安已經變成了一個優秀的管理者。面臨某些事情,她可以想出最優的解決方案。

    就好比韓若曦截胡她快要談下來的代言這件事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以為,蘇簡安會報復,會明里暗里打壓沒有大公司當靠山的韓若曦。

    但其實,蘇簡安自始至終都很平靜。

    快要談妥的代言被截胡,她只是意外了一下,然后該干什么干什么,沒有過激的反應,也沒有瘋狂報復,就好像她不知道韓若曦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實際上,身為當事人,她怎么可能不知道韓若曦是在針對她呢?

    經紀人們紛紛感嘆,他們的蘇總監可能是佛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仔細留意,不難發現最近的一些異常。

    說起來,還是陸薄言和沈越川最先注意到這種異常

    首先,陸氏傳媒的藝人最近頻頻被曝光,被曝出來的還都是很拉好感的正面新聞。

    被曝光最多的,是江穎。

    先是江穎在片場的一些可愛趣事,然后是江穎作為國內的優秀女性代表在某國際論壇上發表演講,她全程英文脫稿,一口純正的英式英語和正能量的發言替她獲得了許多掌聲。

    雖然頻頻被曝光,但并不過度,不至于引起反感,也沒有刻意的痕跡。

    看得出來,在背后操縱這一切的人,將尺度把握得很好。

    陸薄言和沈越川第一時間反應過來,這是蘇簡安的手筆蘇簡安一向擅長把握尺度。

    沈越川來找陸薄言,閑暇時間說起過這件事,順便感嘆了一番:

    “沒想到啊,有人表面上佛系,背地里其實在放大招呢!”

    頓了頓,沈越川又補了一句:

    “女人心海底針說的對極了!”

    陸薄言的眸底掠過一抹殺氣,冷冷的盯著沈越川: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說簡安真聰明!”沈越川馬上變了一種語氣,嘻嘻哈哈試圖蒙混過關,“你當初把她調到傳媒公司,真是有遠見!”

    陸薄言眸底的殺氣散去,整個人平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護妻狂魔下線,沈越川也松了口氣,客觀地評價道:“不過,簡安這一招,是不是有點冒險?”

    陸薄言淡淡的說:“我相信她。”

    沈越川:“”他錯了,護妻狂魔根本沒下線,一直在線呢!

    陸薄言看著沈越川:“你想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什么都不想說。”沈越川說,“我只想看結果。”

    陸薄言笑了笑,話里話外透出渾然天成的自信:“簡安不會讓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沈越川露出一個期待的表情:“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下班前,陸薄言收到蘇簡安的消息,說她要加班,估計要六點多才能結束。

    陸薄言回復了三個字:我等你。

    蘇簡安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平時她說要加班,陸薄言都會勸她注意休息,還跟她說做不完的工作如果不急,就留到明天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他似乎很支持她加班。

    果然,只要是勞動力,就不免要遭到壓榨啊!

    傍晚六點多,蘇簡安剛處理完工作,陸薄言就出現在她的辦公室里。

    她一邊收拾東西,一邊笑盈盈的看著陸薄言:“你是在遠程監視我嗎?怎么知道我剛好忙完?”

    陸薄言言簡意賅:“默契。”

    這個解釋,很到位了!

    蘇簡安笑了笑,挽住陸薄言的手,跟他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許佑寧已經把小家伙們接回家了,正在陪小家伙們玩游戲。

    陸薄言和蘇簡安到家的時候,天色已經開始暗下去,月亮已經現出彎彎的輪廓。

    念念首先發現了陸薄言和蘇簡安,歡呼道:“陸叔叔和簡安阿姨回來了,我們可以吃飯了!”

    蘇簡安以為小家伙是看見她才這么高興,沒想到重點是可以吃飯了,無奈笑了笑,帶著小家伙們去洗手。

    今天的晚餐是周姨和唐玉蘭一起做的,有海鮮也有健康的素食,十分豐盛,食物的香氣早就彌漫了整個餐廳。

    念念走了幾步,突然想起什么,又折回來摸了摸穆小五的頭,說:“小五,你等一等,我們吃完飯再出來找你玩哦”

    穆小五懶懶的趴在草地上,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念念又蹦起來,跑去水龍頭下洗手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許佑寧也不知道為什么,心頭突然籠罩了一股強烈的不安。進門后,她又回頭看了看穆小五。

    穆小五也看著她,然后緩緩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許佑寧告訴自己,穆小五只是太累了。它需要休息,晚點才有體力陪孩子們玩。

    畢竟,今天早上她和穆司爵回來的時候,穆小五還好好的呢。

    吃完飯,還不到八點。

    小家伙們獲批還可以再玩半個小時。

    因為是夏天,小家伙們更喜歡室外,不約而同地往外跑。

    洛小夕累了一天,已經沒有體力了,把自己摔在客廳的沙發上,不打算去陪孩子。

    陸薄言和蘇亦承幾個人也坐下來,開始聊商場上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這種時候,蘇簡安和洛小夕一般都會聽著。

    在座的幾位可都是商業大佬,目光獨到,聽他們聊,等于是免費上了一堂價值無法估量的課。

    蕭蕓蕓對此興致缺缺,聽了半分鐘,選擇去跟孩子們玩。

    客廳內,聊天的人和聽“課”的人都很入神,沒有注意到外面傳來的異常聲音,直到蕭蕓蕓匆匆忙忙跑進來,神色慌亂的看著穆司爵和許佑寧。

    許佑寧驀地想起她剛才回頭,穆小五閉上眼睛的樣子,心突突地跳,顫聲問道:“蕓蕓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穆老大,佑寧,你們出去看看穆小五吧。”

    穆司爵和許佑寧對視了一眼,兩個人倏地一同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蘇簡安和洛小夕也起身跟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,幾個小家伙都圍在穆小五身邊。

    念念跪在草地上,一聲又一聲地重復著穆小五的名字,但穆小五沒有反應,念念的聲音也越來越難過。

    許佑寧走過去,確認穆小五的生命體征。

    已經沒有了。

    穆司爵不愿意接受事實,想再確認一遍。

    蕭蕓蕓剛才看過了,示意穆司爵不要再徒勞,說:“穆小五已經走了。”

    幾個孩子無法理解蕭蕓蕓的話,或者說是不愿意相信,無辜又迷茫的看著蕭蕓蕓。

    “蕓蕓姐姐,”相宜眼睛紅紅,用哭腔小聲說,“小五還在這里啊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蕭蕓蕓張了張嘴,卻發現她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跟孩子們解釋。

    這幾個孩子還太小了,生離死別對他們來說,都是太遙遠太陌生的事情,遠遠超出了他們的理解和承受范圍。

    但是,有些事,大人不說,孩子也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念念從小現在,穆小五一直陪在他身邊,看著他長大。

    他不問,就是他心里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嗚”

    念念忍了好久,還是沒有忍住,嗚咽了一聲哭出來。

    “念念,”許佑寧抱住小家伙,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安慰他,只能跟他說,“媽媽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哇”

    念念抱住許佑寧,終于放聲哭出來。

    相宜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,穆小五再也不能陪他們玩了,他們再也見不到活蹦亂跳的穆小五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下意識地跑去找蘇簡安,靠在蘇簡安懷里,無聲地流淚。

    跟穆小五相處時間最長的,是穆司爵和周姨。

    五年前,許佑寧離開后,陪在穆司爵身邊的人是穆小五。

    那時候,還不算很老的穆小五總是笑瞇瞇的看著穆司爵,仿佛是想告訴他,他愛的人會回來的。

    現在,他愛的人確實回來了,但是穆小五走了。

    穆司爵的視線突然模糊

    他摸了摸穆小五潔白的毛發,最后把它抱起來。

    “爸爸,”念念抓著穆司爵的手,邊哭邊說,“你打電話給季青叔叔季青叔叔”

    小家伙想說,季青叔叔可以讓媽媽醒過來,那他一定也有辦法讓穆小五醒過來。

    但是,穆小五已經沒有生命體征了。

    “念念,小五已經走了。”穆司爵說,“你忘了嗎,蕓蕓姐姐也是醫生。”

    念念看著蕭蕓蕓,眼眶里除了眼淚,余下的全都是求助的信息。

    蕭蕓蕓很心痛,也很遺憾,但她不得不告訴念念事實

    “念念,有些情況,就算是醫生也沒有辦法,小五現在就屬于這種情況。”

    念念抽噎了一聲,哭著問:“小五以后還能等我回家嗎?”

    蕭蕓蕓搖搖頭:“恐怕不能。它的生命已經結束了。念念,小五去了另一個地方,一個我們到不了的地方。”她蹲下來,看著小家伙,緩緩說,“不要擔心,小五在那里會很開心、很快樂的。”

    念念抹了抹眼淚:“會有別的狗狗欺負它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會。”蕭蕓蕓很肯定地說,“小五體型這么大,到了那個地方,一定是狗老大!別的狗狗不但不敢欺負他,還要陪他玩、逗它開心呢!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 | 加入書架 | 加入書簽 | 我要推薦

贵阳麻将机出租